欢迎访问:久久机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久久re热这里只是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茅山色道士

茅山色道士

茅山,原名句曲山,中国道教名山。道教上清派的发祥地,东晋时的葛洪、 齐梁时的陶弘景、隋唐时的王远知、吴筠和五代时的王栖霞、朱怀德等都是茅 山高道,中国道教史上的一代宗师。 相传二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从关中来到江南隐居 在句曲山潜心习道,采药炼丹,济世救人,成为茅山道派的始祖,后人缅怀茅氏 昆仲的功德,遂改句曲山为「茅山」。 继茅氏之后,东晋杨羲等人创立了道教上清派,随后齐梁隐士、「山中宰相」 陶弘景又创立了道教茅山派,直到唐、宋时期茅山才真正兴盛起来,为世人 所知晓。 茅山脚下,向南30里处,有一古镇,名句容。镇上约有100余户人家, 以林姓为主,人虽不多,但平日里也还热闹。因小镇交通不便,与外界交流甚少, 所以外面的兵荒马乱一直未对小镇生活造成影响。镇虽贫穷,但民风淳朴,家不 闭户,路不拾遗,一派隐世田园的独特风光。而鼎鼎大名的茅山第38代掌门林 大师就出生于这个不起眼的小镇,这也是镇民们倍感自豪的一桩美事。 林大师接掌了茅山门户后,虽常年在外行走江湖捉妖除鬼,已不在小镇居住, 但每逢新春佳节,他定然要回村一聚。于是新年前后也就成了小镇最热闹的日子, 年年皆是此般。 山中无岁月,然再过得几日,便又逢新年佳节,林大师一如往昔,暂且放下 手中事物,向着句容小镇赶去…… 林大师奔行路上,心里念着镇里的乡亲父老,想着三婶的热锅盔,念着四妹 子的炒辣椒,惦着五姑婆的鱼鱼汤,内心一片火热,步伐不由得愈发加快。 「林哥哥,你倒是慢点啊!」一阵女声从背后传来,其声清爽中带着一丝沙 哑,自有一股独特风味……(林大师闻声竟一个激灵,步伐不由得蹒跚了起来。) 「就是啊,师兄,别那么快啊!」一洪钟般的男音随即响起。 「得,把他们给忘了。」林大师拍了一下额头,忙停步转身。 身后的一男一女快步赶上。 只见那女子似乎已过花信年华,腮红杏目,颇有几分姿色,可惜那两瞥倒竖 柳眉却是多了一分与自身秀美甚为格格不入的杀气。她着一身月白色僧衣,头上 无发,原来是一比丘…… 而她身旁男子看似比女尼年长,应是已过不惑之年。头顶七星冠,身穿八卦 衣,两笔青龙挂于嘴上,好一个面目猥琐的道人……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两人虽看似怪异,但说起他们的名号那 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仙姑乃峨眉赫赫有名的灭绝师太,而猥琐道人则是林大 师的师弟——茅山高手日鼻子! 此次林大师携师弟日鼻子前去巫山捉妖,偶遇嫉恶如仇的灭绝仙姑。三人一 见如故,相见恨晚,日间交流捉妖心得,夜里切磋采补之术,真个不亦乐乎!巫 山妖魔尽除之后,三人不舍分离,便相约一同赶赴句容镇过年。 「罪过,罪过!在下心中一时激动,竟把二位忘了,勿怪,勿怪!」林大师 连连顿首致歉。 「咯咯,讨厌,走这么快干嘛呢?林哥哥!」灭绝对林大师抛了个媚眼,后 者见之全身顿感酥麻…… 「师兄啊,是不是又想起隔壁四嫂的温柔了?」日鼻子有些不知趣。 「别乱嚼舌头,林哥哥怎是那种人?」灭绝闻言大为不满,语气带酸,用那 怀疑眼神紧盯林大师。 林大师被灭绝看得心中发毛,不禁暗骂日鼻子口风不严,正待辩解自己和什 么三姑四嫂毫无瓜葛,却闻灭绝又道:「屈屈一届村姑怎会入得了林哥哥法眼? 你说是吗?林哥哥……」 林大师连忙点头称是,心头一片唏嘘。 「呦,还没和师兄怎么呢,这就护上了。好酸,好酸啊!」日鼻子调笑了起 来。 「你……」灭绝因羞成怒,挥手打了过去。 「好了,别闹了,都一把岁数了,还跟小孩子一样!」林大师一手架住了灭 绝,训斥师弟的无理取闹。 「都少说两句,快快赶路,天黑前一定要到,不然晚饭就要错过了。」说完, 林大师不再理会二人,拧身继续赶路。 灭绝和日鼻子互瞪一眼,亦不再多言,快步跟随。 随后三人运起身法,没半日,即赶数百里直至茅山脚下。再过得一座山头, 就可得见句容小镇。 突然,林大师停了下来,手向后一挥,示意身旁二人勿动。二人顿止身形, 只见林大师紧蹙浓眉,神色凝重至极,「停,不对,前面血光冲天,内含杀气。」 言毕掐指一算,「坏了,句容小镇有妖作祟。尔等速速随我前去捉妖!」 话音甫落,林大师提了一口气,运转茅山「醉仙望月步」心法,如鬼魅一般 疾飞向前。后面灭绝二人听毕不敢怠慢,亦运起轻功绝学,紧跟其后。 不一会儿,三人即到落身于句容小镇,眼前所见顿令三人肝胆俱裂! 只见那残肢断臂、死尸遍布于每个角落,而每一具尸体都被吸干了血肉,显 得分外狰狞恐怖,完全一幅人间地狱般的惨景。 三人倒吸一口寒气,不由得怒发冲冠,各自掏出了法器,冲进镇中…… 中央的镇长大宅内,一地的干尸,而大床上两对男女正做着最后的冲刺…… 一身披金甲的男妖正狂日着身下的妇人,七寸长的黑棒不停的在妇人肉壶中 出出进进,随着黑棒的每一次出入,身下妇人的血肉便似少了一分。而旁边不远 处,一身披银甲的女妖也快速起伏于身下壮汉胯间。同样,随着她每一次的起伏, 那汉子也便似消瘦一分。 「吸阳姹法!夺阴魔功!」先行赶到的林大师见得此景,脑海立马浮现这两种失传百年的邪功,不禁惊诧至极,也顿时明了为何遍地干尸了——那定是被眼 前二妖吸干了全身精血啊! 屋内除了二妖身下的一对男女,已再无活人。人命关天乎,林大师不及细想, 先救人要紧。大喝一声:「呔,何方妖孽在此作祟,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言毕,左手一挥,送入口中,咬破中指,掐出法诀,口呼敕咒,虚点两下, 两道血剑,击向二妖——好一个茅山勾邪回兵指法。 正在快活忘我、吸阳夺阴的金银二妖,听到喝声,猛然惊醒,抬眼看去,只 见两道血剑已及眼前,慌忙放弃了身下猎物,俯身躲闪开来。 一阵手慌脚乱,待二妖回过神来,灭绝、日鼻子两人皆已进屋,三人各站一 角摆好POSS,互成掎角之势。 见三人皆是一派高人打扮,二妖回魂尚早,不觉有些顾忌。对视一眼后,彼 此角色已经了然,转头向着三人呵斥道:「呸,敢问是何方神圣,坏我等好事? 没事寻那死路作甚?」银妖扮着红脸。 「吾金银二圣在此办事,与尔等井水不犯河水,尔等速速退却,免得伤了和 气。」金妖装着白脸。 「呔,大胆妖孽,作乱人间,吸阳夺阴,祸害镇里,今日我等三人要替天行 道,为句容镇民讨个公道,对尔等妖孽誓除之。维护世界和平,匹夫有责!」林 大师摆出一幅高人的气派,无比激昂的痛斥着二妖。 突然,传来一阵呕吐声,林大师以为还有妖孽躲藏,忙觅声望去,却是见到 灭绝和日鼻子正兀自呕吐,满地的「德克士炸鸡堡」…… 又吐了一阵,日鼻子空呕了几声,擦了擦嘴:「好酸,好酸,我说,师兄你 跟这两个妖怪费什么话,吊什么酸文,TMD砍了在说。」说完,也不等林大师 回复,手一扬,两个黑乎乎的丸状物就打了出去,直奔二妖要害。可比他更快的 却是一道凄冷的剑光。却是灭绝连话都懒得说便出了手,真是个要命的尼姑啊! 二妖正被眼前闹剧搞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而且按照规矩,大家应互亮招 子才会开打,谁料该走的过场都还未走,这三人居然就动了手。 忙乱中被偷袭得只能仓促招架了起来。 灭绝VS金妖,日鼻子VS银妖。 四个人捉对厮杀了起来。二妖挡得匆忙,一时落入下风。 占了先手的道尼,大招频起: 这边荡魔无尘剑——九阴白骨爪——灭绝无影剑——断子绝孙腿——九阳老 尼剑 那边茅山无极雷——茅山荡魂铃——茅山斩邪咒——茅山猥琐拳——茅山抓 奶手 此起彼伏、络绎不绝,深得「趁你病要你命、痛打落水狗」之要领。 二妖显得十分狼狈,日鼻子见状不禁起了轻敌之心,故出言嘲讽道:「尔等 跳梁小妖,此等三脚猫功夫也敢出来献丑!笑煞本道爷啦!哈……哈哈……」 二妖闻言大怒,金妖喝斥道:「兀那牛鼻老道,休得口出狂言!今日俺们未 曾吃顿饱饭,全身乏力方至不堪。吾建议,或者今日休战择日再斗,或者待我二 仙出镇上山用点野味,我们再行斗上几百回合,贼道贱尼可敢?」 灭绝没一点幽默感,闻言怒道:「干你娘,你当我们傻啊……」 银妖闻言不由嗷嗷大叫:「好个贱尼,竟口吐污言秽语!气煞我也!啊啊啊!」 打斗愈发激烈,场面甚是好看…… 但二妖又怎是吃素的,毕竟千年功力放在那里,虽然还阳未久,但底气尚在。 慢慢地,二妖靠向了一处,联手之势已成,合力使出阴阳魔功,威力顿时大 了一倍有余。颓势渐渐扭转…… 只见二妖一边使出魔功,一边大喝魔决: 「阴……」 「阳……」 「伸……」 「缩……」 「肏……」 「日……」 「屌……」 「屄……」 「神功护体……」 「刀枪不入……」 「日出东方……」 「唯我不败……」 慢慢的,灭绝二人便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二妖见局势渐好,嘴里也开始投诉了起来:「操你老母,叫你们狗男女卑鄙 无耻,下流偷袭!」 「贼道贱尼,都说我妖魔无耻,下手无所顾忌,尔等正派人士今日又是何副 嘴脸?」 「就是,喂喂,那边那个死装B的,你还装什么装,不知道装B要被雷劈吗?」 「呔,贼那汉子,还不速速一同前来受死!」 见二妖嚣张无比,本是扮演BOSS角色的林大师也慢慢按捺不住了,但多 年的装B生涯练就了一副好脸皮,也不怕二妖叫骂,依旧沉稳如故,不紧不慢的 吐出:「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妖就是妖,上不得席面。叫什么叫,又没文化了吧! 要知道猪脚都是最后才登场定乾坤的,急个啥劲子……」 老林是不急,但灭绝二人却顶不住了。 「师兄,救命啊!」日鼻子手忙脚乱的抵挡了一阵,抽个空挡,便欲先跳出 圈外,呼救一番。以便师兄出手相助。 可未曾想得,还来不及收音,臀部不知挨了何人一脚,身体不由自主向前一 扑……双手竟按在了银妖的巨奶上! 日鼻子条件反射似的抓了一抓,握了一握…… 「手感真好……」还正销魂中,两肋便各挨了银妖一爪。爪深入体,剧痛入 心,人即重伤…… 银妖随即又是两掌重重地拍在了日鼻子的胸口,日鼻子被击得倒飞而去。半空中回荡着他痛苦的追问——他奶奶的,那个孙子阴我? 阴他的不是孙子,而是孙女——正是峨眉灭绝师太。 灭绝充分发扬了多办事,少说话的精神。先下手为强,提前一步,将日鼻子 当成了炮灰,踹向了二妖,自己向后跳出,意图先脱出重围…… 未曾想,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人太得意要挨砖,恰恰在师太后退 的路上就有着一块不知道谁扔的西瓜皮,灭绝一脚踩了个正着,脚下一滑,后退 变成了前进,挺着大奶迎向了金妖平插的双爪。一下子被插了个透心凉。得,这 下死得不能再死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灭绝师太还真够惨的……临死之前,灭绝就像那怎么也打 不死的小强,用尽全身力气凄然悲呼个没完:「想我灭绝,如花似玉,天妒红颜, 英年早逝……我好恨啊,林哥哥,鼻子哥,七十二式咱们只才试过三式!天啊, 谁能比我惨啊!啊啊啊啊……我更恨啊,早知道当日强上了李家二狗,破了他那 童子身,黄泉路上也不亏……」 金妖烦了,大喝一声:「你个老娘们还有完没完?快点死了下去领便当!啊!! 还不死,你再不死我死了算了……」 谁知灭绝还未咽气,竟再次大呼道:「问世间情是何物,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林哥哥,别忘了,包裹里面还有两个盐蛋,别忘了吃……」 这下连林大师都受不了了,痛哭道,「灭绝啊,你放心的去吧,贫道马上给 你报仇!我说你就快去吧,别忘了把我那份也一起领了啊!对了,要不加蛋的, 带双份鸡腿……」 此时灭绝方才口喷鲜血十余分钟,倒地身亡! 终于世界清净了,林大师和二妖将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 之色…… 两人,一死……一重伤…… 还正在一旁陶醉自己猪脚身份的林大师见状也惊得倒了过去,倒下前放出一 屁,臭焰熏天,立时将二妖熏得魂飞魄散,投胎去了(liao)…… (以上全是假象,真相在下面) 话说灭绝二人迎了上去和二妖捉对厮杀,二妖功力深厚,灭绝二人渐不是对 手,见得二妖肆虐,林大师在一旁也是心急不已,但是自己正运起的茅山五鬼搜 魂法术咒法厉害归厉害,但尚需时间准备,急也急不得。只得按捺住心中急躁, 口中加速催发咒法…… 只见林大师—— 指印:井五阴指。 步罡:五阴步。 指印:左雷右掌包食、中指伸直,其他手指弯曲。 咒语:天苍苍,地皇皇,拜请五鬼阴兵到坛前,脚踏飞龙在云天,铁链铁锁 随吾身,迷魂童子摄魄童郎,阴兵阴将随吾旨令,擒魂捉魄不得长生,拜请东方 五鬼到,南方五鬼到,北方五鬼到,西方五鬼到,本境五鬼一齐来,拜请五鬼阴 兵听吾号令,急急出门,天无生地元主,收斩金银二妖三魂七魄为主,魂飞魄花 散,四四散散,一起斩死不留情,是吾兵听吾令,是吾将听吾断,三更叫汝也要 听,四更叫汝也要行,顺吾者生逆吾者死,吾奉阴山老祖敕,急急如律令。(为 求真实,此段借用茅山真法诀。) 随着口中咒语渐渐完整,五鬼也渐渐现形,狰狞的露出獠牙向着金银二妖扑 将过去……可惜灭绝二人已是挡不住二妖魔功,在林大师茅山五鬼搜魂法术堪将完成的 那一刻,双双中招,一死一伤…… 灭绝二人的牺牲,为林大师换来了宝贵的时间,茅山五鬼搜魂法术终于完成, 杀伤了灭绝二人正暗自得意的金银二妖,措不及防下中了咒法,虽然心有万分不 甘,但只能在自己诅咒声中慢慢地化成了飞灰…… 二妖已灭,「贼老道,别得意,襄王会回来为我们报仇的。哈……哈……」 大屋内只留下二妖的诅咒声在反复回荡…… 「襄王?」林大师眉头不由更是紧锁…… 惨痛一役后,林大师发现屋内先前被二妖吸阳夺阴的三哥、三嫂也早已魂归 西山。 林大师含泪将灭绝和一众死去的镇民安葬超度后,扶着重伤的师弟准备回山 寻找二妖口中那个「襄王」的资料,以便设法对付。 二人行至村口,正准备离去,突听井中传来婴儿哭啼。捞起一看,却是一嘤 嘤待哺女婴。大师掐指一算,心里已是了然,得知今后「襄王」之劫当解在此女 身上,便抱起女婴,搀着师弟,返回了茅山道观。 回到山上,大师认此女为己女,起名小蝶,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正式开 始了! 正是: 落魄二人组,再遇小师妹。重操老本行,结伴探墓殿。 棺中千年尸,惊破三人胆。女尸欲还魂,淫戏开始了(liao)。 第一节:师兄弟再遇小师妹,忆往息苦情愁断肠 「我说,阿鬼,这是第几个没有生意的日子了?」 「哎,已经389天零14个小时了!」 「不错啊!居然389天没生意咱们还没饿死!」 「得,老骨你也别再贫了,就剩2个半馊馒头,吃完咱们可以去要饭了」 「要饭好啊!既锻炼了脸皮又填饱了肚子,何乐而不为之……」 「呃……」 一间破烂的小平房内,两个穿戴还算整洁的中年汉子正懒洋洋的打着屁。 年纪大点的,一头潦草的乱发,身穿小马哥的风衣,一双鳄鱼皮鞋蹬在满是 灰尘的老板桌上,一晃一晃。 年纪轻点的,头戴鸭舌帽,低着头看不清长相,身着李宁,脚穿耐克。正正 经经的坐在桌前。 屋内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桌子上的土告诉了我们此处已经许久没有人打扫 过了。除了两人坐着的位置,楞就再找不出一处可以算是干净的地方。 屋外,那风一吹就要倒下的破门前,挂着一个也不知道多少日子没有擦拭的 锈迹斑斑的烂铜牌——《万事灵抓鬼公司》。下面一行小字:兼职各种红绿事物, 寻物、孝子、捉奸、挖坟…… 总之,这个地方是鬼都嫌他脏,请都不上门。得,还别提,确实安全!!「阿鬼。你说,要是如花知道你破落到这种地步,她会不会开心得笑死啊!」 「够了,老骨,当年那点糗事,被你反过来复过去的唠叨个没完。再说,再 说我翻脸了啊……」 「呵呵,这不没事找点乐嘛!还真别说,当年你要是跟了如花,现在怎么着 也是个人五人六的大富豪了,我还能跟着粘粘光。你说,当年你咋就那么不开窍 呢? 唉,其实如花除了有点爱掏鼻孔的小毛病外也没啥啊!而且女人这玩意,关 了灯,被子一唔,还不都一样……」 「操,你有完没完,都一样,都一样你咋不上?凭什么坏事都我顶,好事都 你来?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呵呵,那不是人家没看上我吗!」 「得了吧,你qq泡的人家,后来见人家丑,就把我的照片给了她,还骗我 如花长得似林青霞,气质同张曼玉,笑起来和钟楚红一样媚,坐那里像周慧敏一 样纯。 让我替你去见面,拿我当枪使,害得我到现在还在做噩梦,你也太欺负人了 吧!」 「哎……话不是这样说啊!我可没逼你啊!是你自己一听像张曼玉就死皮懒 脸的上杆子非要替我去,怎么?人不对板了,反过头你还怪起我了!qq无真相, 我说小同志,这也有点太不像话了啊!」 「全怪你……」 「全怪你……」 说着说着两人就动起手来,顿时尘土飞扬,本已破烂不堪的地方经过这一番 折腾更是惨不忍睹! 抽空子介绍一下,这二位活宝是一对兄弟档,年纪大的叫林社,外号老骨, 年纪稍小的叫林尘,小号阿鬼。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打小就被茅山第32 代掌门林大师收养,后来都拜入茅山门下,一起学习茅山术,别看整日里打打闹 闹,可感情深厚的很!虽不是亲兄弟,但却胜过亲兄弟。 两人自小就跟随在林大师的左右,一起行走江湖,捉鬼除妖,替天行道!年 纪轻轻倒也学得了一身捉妖除怪的好本领。 可惜好景不长,祖国春风一日来,神奇的茅山术也逐渐变成了封建迷信,文 革中被彻底打倒!茅山被封,林大师也郁郁而终,年纪尚轻又失去师傅的二人, 无奈下靠师傅留下的那点遗产,小打小闹、装个神弄个鬼养活大了自己。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两人凭着那点捉鬼的底子,开了一间事务所,帮一些 有钱人清除这方面的麻烦。可惜,好景不长,一是科学占领了市场,古老的玄学 越来越没了地位;二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不知道包装学的妙用,空有一身本领却 无人赏识。这不,直到今日,已届中年的二人,被市场所淘汰了,金钱、老婆、 儿子一概没有,只能过着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一年多没有一宗生意,只能在 越发破落的小平房内靠互相打趣,消磨时光。 至于那个如花,则是以前二人在电脑上泡到的一个有钱MM,可惜长得有点 对不起观众,所以没能发展下去,故成了这些无味日子人互相调笑的对象。 两人这些日子打闹也惯了,不打闹反而觉着不自在。 这厢正打得激烈,却是响起一阵敲门声,随即房门被推开了。 正扭做一团的两人立刻转头看去,只见来人乃一妙龄少妇,生着瓜子脸,杏 儿眼,红红小嘴,水嫩皮肤,上身一件白色女士高档衬衫束得胸前奶子犹如一对 丰挺木瓜,细腰丰臀,而下身一件米色短裙及一条黑色打底裤,再加上一双咖啡 色长筒靴令两腿显得丰腴可人——好一个性感俏佳人。 …… 「师……师妹?」 来得不是别人,正是两人青梅竹马的小师妹,林大师的独女——林小蝶。 扭打中的两人不禁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已经快10年没见到的小师妹竟然 找上了门! 看着眼前的性感少妇,两人的心思不由飘回了十年前的那天…… 话说,恩师仙去后,两人一把屎一把泪,既当爹又当娘,含辛茹苦把小师妹 拉扯大,看着出落得愈发水灵的小师妹,两人不由都动起了心思,挣着抢着向小 师妹献殷勤。可惜不知是两男一女无法分配,还是彼此太过于熟悉,暧昧来暧昧 去,三人始终和谐相处,没有分出个你我来。 终于,形势好转了,小师妹考上了着名的天京大学。三个人离别在即,没办 法再暧昧下去。互相对眼的三人就约定在一年后,两男自行决出一位前去天京大 学向小师妹告白,和小师妹结为夫妻,而败出的那位就当孩子的干爹。以这样的 形式共度余生。 小师妹走了,两兄弟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分家,一年内谁赚的钱多,谁就和 小师妹成就好事。 辛苦的一年过去了,老骨凭借出色的公关能力,远远胜出,阿鬼只得酸溜溜 的认输。当老骨兴冲冲地带着一脸晦气的师弟奔向自己的幸福时,却被看到的一 切击打得粉身碎骨…… 走在天京大学的校园内,老骨回想自己历尽了千辛万苦,方能击败自己的师 弟,心头不由一阵唏嘘感慨。继而他开始憧憬与小蝶长相厮守的画面,喜从心来, 从而情不自禁地哼起欢快的小曲,逢人便笑个不停。 而静静走在他身后的阿鬼则是一言不发,满脸的沮丧落寞。 虽然阿鬼的心头如压巨石,郁闷难安,但却仍是真心为最亲的两人祝福。此 次跟老骨来,就是想亲眼目睹那温馨一刻,也为自己多年的苦恋画个句号。 两人经过多次打探,终于得知小师妹此时正在「雨花文学社」里参加社团活 动。 「可以了,已经够整齐了」 「雨花文学社」门口,老骨第N次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在阿鬼充满不耐烦的 催促中,像个白痴似的踏入了文学社大门。 「咦?没人!」文学社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不是说她在这边搞社团活动吗?」老骨不由纳闷。 就当老骨准备离开文学社继续寻找小师妹时,却忽闻里间图书室好似有人说 话。 「哦,原来是在里间!」老骨恍然大悟。他抬步向前,却是刚移步数尺,即 停顿下来。只因他听闻里面传出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嗯……嗯……轻点… …痛……」 「轻点?痛?」小师妹怎么了?脚扭了吗?她的声音怎会如此颤抖?不知为 何,老骨心中突升起一丝不祥预感,却是不待多想,即带着疑问走至兀自关闭的 图书室门前。 「好像锁着了?」老骨拧了下门把手,却是纹丝不动,心中暗道。正待敲门,唤小蝶来给自己开门,却是清晰地听到一个男人声音。 「小美人,哥哥的鸡巴日得你爽不?我都说了,痛一下就过去了,美了吧! 以后有得是你美的!」 这是……这男的在说什么?对谁说及?老骨的手举在半空,似呆住了般。 「嗯……嗯嗯……不……不告诉你……你……你坏……你坏死了……」 不会的,不可能的!老骨猛摇脑袋。 「呵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不坏你怎么会爱我呢?再说也不知道到底 现在是谁在发着浪,叫着春啊!」 「嗯……不许再说了……嗯……嗯嗯……怪你,都怪你……嗯嗯……」 「我定是昨晚太过兴奋,没有睡好……」老骨身形竟有些不稳,摇晃了一下。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做,咱们只做不说可以了吧!来!让我好 好伺候我的小美人!」 「嗯……嗯……不……不要……啊……」 「不要?那我停了啊!」 「嗯,坏,你坏死了,怎么不动了?就知道欺负人!」 「呵呵,我怎么坏了,你不是不要了吗?我这不是听从夫人的吩咐不动了吗?」 「你坏死了,就知道欺负人,不做了,我走了。」 「别走,别走,我坏,我坏,都怪我,全都怪我,夫人千万别恼,夫君这就 动起来,给你痛快!」 「嗯……嗯……嗯……嗯嗯……啊……啊……」 听完这一段淫声浪语,即使是个木头也能明白内里在做着什么勾当!这样的 晴天霹雳令老骨怔立当场,当回过神来,之前填满心底的甜蜜完全不见了踪影, 尽皆变成了无比的愤怒! 这样的愤怒令他运气大脚踹开紧锁的室门…… 当门开的那一霎那,三声惊叫同时响起…… 文学社外,阿鬼来回走动着,想想一会小师妹就要变成师嫂了,就不由得愈 发烦躁。 突然,舍内传出了几声惊叫,接着就是老骨怒吼声。「出了什么事?」带着 疑问阿鬼慌忙跑了进去。 老骨站在图书室门口,全身颤抖不已,双手紧握成拳,直发出「呼呼」喘气 之声。 看着老骨的背面,阿鬼大感惊异,里面究竟发生何事,师兄怎好像受了莫大 的刺激一般? 「难道师妹……师妹出事了?」阿鬼一下子慌了神,关怀则乱,阿鬼立刻跌 跌撞撞地跑至老骨身后,硬生生地挤了进去,「怎么了?师妹怎……」 阿鬼的急声问询戛然而止,只因屋中之景太过惊人,眼前竟是一黑,差点晕 倒过去…… 原来小师妹此时正一丝不挂地躺于地上,而一位男子亦然全身赤裸地跪在她 脚边,这男子生得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却是有些油头粉面,俨然一副小白脸造 型! 他的阳具此时正好插在小师妹的阴道内,只余一小截暴露在空气之中,连接 处一片血红之色…… 师兄弟俩时而不敢置信地看着小蝶,时而对小白脸怒目相向;而小蝶和那小 白脸一脸的惊慌与茫然,似也受到震惊,动作、姿势似被定格了一般,居然毫不 知耻,不知动弹! 「师妹……师妹被这厮强奸了?!」哥儿俩肝肠寸断,明知有异,却是此般 认定,不由得红了眼,突怒吼着一下冲了上去,猛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小白脸, 二话不说,对着他就是一顿疯狂的暴打! 小白脸一边抱着自己的要害部位躲闪,一边哀声讨饶,「两位大哥,有话好 说,别打了……别打了……啊……小蝶,救命啊!」 狗日的,强奸犯!还敢喊救命?哥儿俩闻言更是怒极,气煞了的老骨不知从 哪里掏出一把「小平杀猪刀」,在手上转了一圈,准备用之废了这睁眼说瞎话的 混蛋;而阿鬼则顺手拿起胜过「小李他妈的飞刀」,仅次于天下第一凶器「板砖」, 位列七种武器排名第二的——折凳,将之高举准备猛砸小白脸的脑袋! 眼瞅着两件凶器立马就要落于小白脸之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哥儿俩的手 却各自突被一只甚白的柳臂挡住…… 是谁阻拦我等取此獠狗命?哥儿俩怒目一瞪,却发现原来阻止彼此的人竟是 师妹小蝶! 小蝶见两位师兄看向自己,竟「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眼里噙着泪花,一脸 悲切之色,「不要!你们不要这样对他!」 哥儿俩见小蝶居然维护小白脸,老骨已气得全身抖动不已,却已说不出话来 ;阿鬼则喝斥道:「小蝶,你让开,这厮如此待你,且看我俩将之碎尸万段!」 说罢,又举起了手中折凳! 小蝶面如死灰,闻言居然立刻死死地趴在了小白脸的身上!用令人心碎的泣 语继续哀求,「两位师兄,并非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若是要打死 他的话,你们先打死我吧,我们死也不分离!对!打死我好了,我对不起你们!」 话音未落,小蝶早已满面泪痕,且刚一言罢,即昂着头闭上双目,仿佛等待 着两位师兄下杀手。 哥儿俩将手缓缓抬起,却是半饷落不下去,只是他们的手都兀自抖动个不停 …… 虽然他们此刻恨不得将小白脸来个挫骨扬灰,但见小师妹对之如此维护,且 声称他们乃真心相爱,师兄弟的心是彻底碎了,再难欺骗和说服自己这是一场强 奸…… 毋庸置疑,小师妹变了,她的心、她的人都被这厮偷走了…… 想到此点,哥儿俩一时间万念俱灰,没有了怒火,没有了疯狂,只有心碎, 只有痛苦! 「咔、嘣」两声响,他们两手一先一后颓然放下,手中凶器顿时尽皆落地… … 两人痛苦地继续呆望着犹自闭目抽泣的小蝶良久,未再看上那可恶的小白脸 一眼。 老骨空洞地道了声:「好自为之!」其声无尽悲伤;阿鬼摇了摇头,长叹了 一口气,却什么都未再言及。紧接着两人转身而去,小蝶嘶哑着声线在背后大声 唤着,但心若死灰的两人却已没心思再去理会,尽皆摇摇晃晃好比行尸走肉步出 3 「雨花文学社」大门这一段距离,有数次差点被脚边物事所绊倒……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海盗也爱美人 下一篇:魔王封印的少女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